 

呈坎是个八卦村,里面真的有旧建筑,真正的老徽州建筑。只不过已经封闭,只能看个外形了。门票104。夏天和冬天去看最好了,夏天池塘开满荷花,冬天看雪景,进去逛逛,买点小吃,里面东西也不贵。当地村民会给你当导游,只要给他们辛苦费(砍砍价,他们张嘴要200,就四个景点,我看前面那一家三口,就给了20,人家也介绍)出门在外,还是多长心眼,有的时候,商量好价钱,到最后,都变褂了。不过安徽当地人我觉着还是挺实在的,也挺热心的。去了不一定非要逛景点,找个小镇住一两天,体验体验当地的风土人情才是重点

安徽-卢村。清明出来玩,卢村就在外面看了看,很小的一个村子,没进去。说是明清建的,实际上后来都修缮了,看的都是现代的东西,没什么意思,徽州这些村子大同小异,基本都一个样子。真正老的房子,已经没法住人了。进入一个小时就逛完了,网上售票54。离卢村近的有宏村,已经完全商业化,里面80%卖东西的,门票104。徽州好多类似的经典,门票都在80-107之间。看一个就行


梦境里面很真实,现在的家,多了一套磁带播放音响设施,是小时候的,父母结婚的时候买的,听儿歌,还是那盘磁带,带着红色的贴纸,左边被撕掉了一块,右边有个小姑娘。我当时想,这算是个古董了,以后留给我的孩子听,播放机也留着,年龄比我都大了。
爷爷从卧室出来,要出去,还是记忆中的样子,佝偻着腰,穿着深色的衣服,带上手表就出去了。感觉还和五六年前生活在一起一样,梦已经很浅了,我已经能听到我爸走路的声音了,我能感觉到我快醒了。我当时还在想,等会爷爷回来,我要去拉着他胳膊,像以前那样,和他撒个娇。
梦醒了,发现什么都没了,没有那套音响设施,没有那盘磁带,甚至于,爷爷也在几年前过世了。我还没得及和他说话。甚至,都没有好好抱抱他,拉着他胳膊。
那刻我分不清梦境还是现实!
爷爷很瘦,很高,经常摆弄那盆仙人球,手上经常被仙人球上面的刺蛰到,爷爷这时候总会很爽朗的叫着:小孙女,过来,看看我这个手。然后我会拿着镊子和指甲钳过去。
以前爷爷坐在窗边看报纸的时候,我喜欢坐在旁边自己翻啦着报纸玩,偶尔捏捏爷爷的胳膊和手背,戳戳手背上的青筋。觉着还挺好玩的。
爷爷佝偻着腰,喜欢背着手,一副老干部的做派,我以前问过他,我说爷爷你为什么喜欢背着手,他说因为这样我就能挺直腰杆走路了。然后爷爷还会特意把腰挺得特别直走几步路给我看,引得我一阵笑。后来爷爷病了,越来越瘦,腰越来越弯,还是喜欢背着手走路,我问他说,爷爷你腰越来越弯了,可他不服气,非要直起来给我看,可是马上就会引来一阵咳嗽,他说不行了,直不了了。本来就瘦的爷爷,变得更瘦,胳膊上本来就没多少肉,在捏的时候,发现已经捏不起来了。仙人球也在搬家的时候送人了,那声小孙女,也变的沙哑,有气无力,不是叫我过去挑刺,而且让我去给他顺顺气,倒杯水。然后,就是在某天早晨,传来的那声噩耗……

今年家里养了一只小泰迪,我妈还说,你爷爷奶奶肯定不会让你养狗的,他们不喜欢。没多久我做了一个梦,梦里,奶奶坐在我现在的家里,面前就是我现在养的狗,奶奶很喜欢,一只在笑,但是奶奶不抱她,我当时还纳闷,奶奶喜欢它,怎么不抱,梦醒了,我想通了。

每逢过年忌日给故去的亲人烧纸,搬过家的人,都会念叨几句说搬家了,来新家拿钱吧。我之前觉着,那个世界的人能收到这句话吗?现在我信了,他们一直在我们身边,在我们想他们的时候,出现在我们的梦里,但是梦醒了,会更惆怅吧。

小时候听着长大的儿歌
门前大桥下   游过一群鸭
快来快来数一数     二四六七八
嘎嘎嘎嘎    真呀真多呀
数不清到底多少鸭

赶鸭老爷爷  胡子白花花
唱呀唱着家乡戏    还会说笑话
小孩小孩    快快上学校
别考个鸭蛋抱回家

白马王子